小时候,总是对印在月历上的,那列在旷野奔驰,曳着长烟的火车,悠然神往。第一次坐火车却是在高中毕业之后,轩昂的车头一声长啸,一节节的车厢铿锵跟进,那气派真是慑人,我坐在那一排长窗的某一个窗口,铁轨蜿蜒向南,车轮滚滚向北,穿过一个个山洞,越过一座座大桥。那时的我,站在离小时候的憧憬最近的地方......